坚决抵制唐山大地震,灾难怎么拍才有意义

震后灾难影视剧这个时候拍合不合适?灾难怎么拍才有意义? azuo 2008-06-11
09:17:51来源:

关于唐山大地震这部影片,作为一个在灾区呆过半年的人,第一反应是不会去看。不想流泪,再一次创痛。地震于我,沉淀下的是那段特殊时期,与当地村民、孩子、官员、官兵、志愿者结下的情谊,艰难但美好的细节。
 
我没有亲人在地震中离去,这部电影大肆的宣传、海报已经让我很不舒服,推己及人,四川、青海的百姓,怎样的感受。我觉得他们也不会去看这部电影。为了求证,我问了我的好朋友,她是成都人,父亲在地震后离去,她说她不会去看,不想回忆。我没有去问更多的人,我认识的那些有直系亲属或旁系亲属在地震中和后远去的朋友和孩子的观点,只是在豆瓣上看到一个四川豆友的话,“不会去看,光看海报就觉得是揭伤疤。”。只是觉得很愤怒,76年唐山大地震,2006年三十周年你为是么不拍电影纪念?08年之前的任何一年你为是么不拍?2周年了,四川人乐观坚强,那不意味着你就可以任意在他们伤口上撒盐。批准这部电影上映和大规模宣传的广电部,知不知道心理学上有二次伤害这个名词?电影作为一种文化传播,除了商业效应(冯小刚说5亿票房没有问题),还要有社会效应,那唐山大地震的想要的社会效应是什么?让13亿中没有身处过地震现场的国人亲身感受下那种灾难和后面的亲情,还有呢?去青海去四川上演推广的时候,你想达到什么社会效应?灾后重建,不只是物理层面,当然还包括心理层面,512那样的重大灾难,在国外,会有长期的心理援助(如果你有深交的出自灾区的朋友,他对你足够信任把心事都跟你说的,你就会懂得。)放在中国,是我拍个大地震给你看看重温一下。看到网上有人说这个电影拍多好,中国人讲天时地利人和,他拍再好,上映的时间不对,就是刀。铺天盖地的宣传,就是锋芒,唯恐灾民有处可逃。
 
每次看到关于这个电影的东西,就觉得愤怒,这种愤怒本身就是一种负面情绪。我只希望那些我认识的和不认识的人,不会因为这部电影的市场推广感受到愤怒和愤怒以外的负面情绪,虽然这似乎不可能。想到这个结果,就更愤怒了。因此坚决抵制唐山大地震。

地震发生后,很多影视剧蜂拥而上,可是这个时候拍合不合适?灾难怎么拍才有意义?
听听他们说的有没有道理

汶川大地震的空前惨烈震撼了所有人,自电影导演尹力带领剧组赴四川拍摄纪实电影《汶川168小时》后,越来越多的影视工作者加入到地震题材影视剧的创作中。日前,国家话剧院的导演、演员们也奔赴灾区采风,准备20天后回京首演纪实话剧《坚守》。而由央视等单位摄制的大型纪实性电视剧《震撼世界的七日》也已经开机。

现在该不该拍?

事实:很多大灾难都是在沉淀多年后才拍成电影,但仍然争议不断

说到拍震灾影视剧,有相当一部分人都质疑是否是时候。很多人认为,越是大灾大难,越需要比较长的时间沉淀和疗伤,而且世界上很多大悲剧大灾难都是在沉淀了多年后才被拍成电影的。911过去5年才有了奥立弗斯通的《世贸中心》和格林格拉斯的《93号航班》。但即便是这样,《世贸中心》在北美一上映还是引来众多争议,很多纽约人因不想再回忆那场浩劫而拒看该片,所以《世贸中心》的票房并不理想。而《93号航班》的预告片甚至因观众的要求而被停播,伊拉克演员刘易斯奥沙马里也因在片中扮演劫机首犯而拿不到赴美签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好莱坞都将911列入敏感题材不敢触碰,直到迈克摩尔拍出了《华氏911》。而这部影片也因美国政府考虑到民众恐慌心理未消,直至2005年12月才解禁,至今该片仍争议不断。

纵观历史上一些大灾难题材,无不是在灾后许多年才被搬上银幕的。发生于1912年的泰坦尼克沉船惨剧,最早是在1958年被拍成《冰海沉船》的,1995年后才有了由詹姆斯卡梅隆执导的大制作影片《泰坦尼克号》;二战过去了半个世纪,才有了大导演斯皮尔伯格的《辛德勒名单》。在影片拍摄过程中,斯皮尔伯格不止一次因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而中途停拍。这是我一生中最可怕的经历。几个星期里,他不和剧组的德籍演员握手,不向身着纳粹军服的演员打招呼拍完此片,斯皮尔伯格谢绝了片酬并将个人赢利全部捐给美国大屠杀博物馆。他说:这次我感到重要的不是我的想像力,而是我的良心我每天都流下热泪。但就是这样,这部影片依然难逃被指责的命运。

观点1:影视作品过了灾民心理愈合期拍,对灾民的影响会比较小

中国艺术研究院影视所副研究员许婧说:《辛德勒名单》出来后指责的声音一直不断。很多人表示,把大屠杀这样残忍的历史事件拍成赚人眼泪的电影,是煽情和消费残忍,是对逝者的不尊重。他们认为这样的惨剧只能存在于记录片和资料中。许婧表示,好的艺术作品必须要有人性的深度挖掘,而目前大地震的伤口远未愈合,让灾民们回忆他们刚刚经历的劫难显然不太合适。尼古拉斯凯奇曾对媒体谈到自己为演《世贸中心》搜集资料时的痛苦:对于很多纽约人来讲,这的确是很可怕的经历,尤其是还要多年后敲别人的门,揭他们心中的伤疤,非常残酷。

心理学者则从灾后心理救治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意见。首都医科大学心理学教研室主任杨凤池教授说:作为有亲人遇难或大地震亲历者的一级受害者,灾后心理愈合的时间一般是半年到一年,我们的影视作品如果能在过了这个心理愈合期拍,对灾民的影响会比较小,拍出来的作品也会更经得起历史的推敲。当然,如果没有直接的灾区的惨烈画面,对灾民心理的刺激也会小些。

观点2:时间不是问题,只要出发点和艺术手段达标,多几部这类题材作品是好事

但被访的半数人士也对拍震灾影视剧表示了赞同。震后和两个编剧一起去了灾区采风的编剧汪海林表示:我们见到了很多灾民,什邡市红岩镇的一个小学校长就对我们说,很希望看到你们写出好的反映震灾的作品。他说,通过影视作品去打动、宽解、抚慰经历大灾难的人们,也是灾后心理重建的一部分。在大灾难面前,艺术家明明被感动了,为什么不去写不去表现呢?只要不影响和干扰救灾,就不会有什么不良影响。

北京电影学院讲师刘誉也认为,拍震灾影视剧时间不是个问题,现在拍有现在拍的好处,沉淀了拍有沉淀了拍的好处。对于灾难,有的人选择逃避,有的人选择忘却,也有的人选择直面,而高质量的艺术作品也能达到抚慰人精神的目的。只要出发点和艺术手段达标,多几部反映震灾的影视作品是好事。我们很长时间以来缺乏振奋人心的昂扬的好作品,这次大地震焕发出来的民族精神,正好是艺术家创作出奋发图强的伟大作品的好机会。

如果拍应该怎么拍?

观点1:要拍出灾难中的人性光芒,而不应该从娱乐感官的角度出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