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3.net咱俩行不行不愁肠1,以往再也不生了

633.net,一个妇女在生孩子的时候很痛苦,她咬着牙一字一顿地说:“宁可一辈子没有儿子,今后再也不生了!”结果生了个女儿。几天后夫妻俩商量着给孩子取名字,妻子说:“我看就叫‘招弟’吧!”

我咽下凉生给我夹到碗里的鸡蛋,北小武跟小九已经把面吃完了。
凉生看看我,说,姜生,你到底在想什么?吃得那么慢啊?
北小武笑,说,她在想自己吃这么多饭也是浪费。你什么时候见到豆芽菜能吃成胖大海?
凉生瞪了北小武一眼,说,你少说话惹姜生了,她这么瘦,还不是被你给祸害的,整天遭受你的精神摧残蹂躏折磨……
小九笑,说,凉生,凉生,知道你词汇丰富了,可你要真想你家姜生肥,你就给她蜂蜜喝,不出俩月,她就不扁了。
我不满的冲他们翻白眼,我扁关你们什么事?我扁我乐意啊,你们想扁也扁不起来啊?
北小武哈哈的笑,说,那个,那个,姜生,从此以后,我再也不对你进行精神摧残了,我发现你现在都智障了,我和凉生本来就很扁,你是看不出来还是摸不出来啊?
小九在一旁咯咯的笑,凉生一听,脸都绿了,放下碗指着北小武就吼,你少在这里跟姜生说胡话!
北小武摇摇头,对着凉生赔笑,说,都大人了,再说,我也只是说说啊,光着屁股一起长大的人,你干吗那么计较啊?真不义气。
小九也笑,说,姜生,以后,我和北小武再不编排你了,不过,姐姐我可真怕过个几年后,你想不开,去动手术受苦,还不如趁还没发育完全喝蜂蜜来的快!
说完,他们两个就溜出去了。
我把脸转向凉生,我说,哥,我是不是真的很难看啊?
凉生说,别听那俩烂人,他们的话听不得。姜生已经很好看了。
我吐吐舌头,慢吞吞的说,那,那万一我想更好看呢?
凉生一时语结,最后笑笑,说,我看,好像没有那个必要了吧?姜生,你听哥哥的,北小武那混球就是对你进行精神荼毒,你以后离那精神鸦片远一点。
我轻轻喊了凉生一声,哥。然后看看周围,确定父母都睡了,就小声说,你忘了,北小武是我男朋友啦。
凉生伸手推了一把我的脑袋,说,得了吧,那你绿帽子可是戴到家里来了。
我嘿嘿的笑,继续吃凉生做的面条。我抬头看了看凉生,我说,哥,要是我一辈子都能吃到你煮的面条就好了。
凉生说,少说胡话了,那还不腻死你?
我很固执的摇头,我说,要是,我一定吃不腻呢?
凉生笑,那好,我就给你煮一辈子面条吃。这简单的。
我摇摇头,我说,哥,你也学会骗人了。这样不好。
凉生有些着急,眉心微微的隆起,说,我什么时候骗你了?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我说,是啊,不对。长大后,凉生有凉生的家,姜生也要有姜生的家,凉生会煮饭给别的人吃;也会有人给姜生煮饭吃。但是凉生却不可能给姜生煮一辈子饭吃,所以,凉生,你说谎了。
凉生愣了愣,笑了笑,隐隐约约,我发现他的眼睛涌起一股晶亮,他吸吸鼻子,笑着说自己好像感冒了,那股晶亮又陡然黯淡,消失。
晚上的时候,我们把凉席拖到院子里,我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凉生在院子里垛起一些碎木头和湿草,燃起浓浓的烟,借此来薰走蚊子。
他给我打着扇子,自己的额头倒出现了一层晶莹的汗,他问我,姜生,今天有人打电话找你了么?
我奇怪的看着凉生,点点头。我说,是啊。一个朋友。
凉生笑,说看不出,我们的姜生也会交朋友了。
我笑,我本来就很多朋友啊,小九啊,金陵啊,还有我们宿舍的人啊,很多了。
说到金陵,我不禁想起,我该给她打个电话了,也不知道她去了南京没有,玩得开不开心?有没有遇到漂亮的男孩子?
凉生说,我知道,可是北小武说那个人是社会上的,不是我们学校的。我是担心你遇到坏人。
我吐吐舌头,说,反正我这么扁,坏人见了早跑了。
凉生哭笑不得,说,姜生,你那是什么破理论啊?
我说,哥,不是你想得那样,那男人丢手机了,问问我看到没有?没你想得那么复杂。
小九也一骨碌爬起来跟凉生说,姜生没骗你,那小公子每天乱花迷眼的,姜生这根豆芽算哪根葱哪根蒜啊?
凉生说,我只是问问。
我问凉生,哥,你回来后还没跟未央联系吧?小心那妞生气啊。
凉生用扇子拍拍我的脑袋,说,你每天脑袋里都在想什么呢?
我看着凉生笑意盈盈的眼睛,嘴角却划开一个明媚的微笑,闭上眼睛,沉沉睡去,睡梦里,我是前世那只叫做姜生的猫,冷漠而骄傲。不懂眼泪,不懂心伤。
我也梦到了凉生,梦到他像一个王子一样,坐在一台钢琴边,纤长有型的指尖滑过黑白键盘,流水一样动人的音乐立时倾泻而下。他微笑着,嘴角一个淡淡的笑涡。钢琴旁还有一个漂亮的女孩子,流云一样飘逸生动的青春。我不哭也不难过,嘴角划开一个明媚的微笑。因为,梦里,我只是一只叫做姜生的猫,冷漠而骄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